水果中的愛馬仕 陽光玫瑰葡萄專訪

陽光玫瑰葡萄,英文名為Shine-Muscat Grape。該品種果粒大、含糖量高、口味佳、皮薄肉脆、玫瑰香味濃郁、耐儲運,陽光玫瑰在兩廣、雲南、湖南、安徽、江浙滬地區發展較早,2016年後在全國主要葡萄栽培區域,均呈快速發展态勢。

陽光玫瑰是目前市場最炙手可熱的品種之一,是當前葡萄産業升級過程中踐行“新品種、新模式、新技術”的主力品種。

這一品種号稱葡萄界的愛馬仕,優質商品果往往價格高昂且一貨難求,經常發生果商高價搶貨的現象。就此,國際果蔬報道近日專訪了李春雨教授,李教授畢業于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師從中國農學會葡萄分會劉俊會長并擔任其助理,多年來持續關注中國葡萄産業發展,也是國内較早研究、推廣陽光玫瑰栽培的專家之一。

同時國際果蔬報道還采訪了陽光玫瑰專業經銷商的譚雲龍、姚志強和何林先生,力求從品種培育、種植情況、銷售渠道和市場反響等各方面深入了解陽光玫瑰這一葡萄品種。

提到陽光玫瑰這個品種,李教授介紹道,陽光玫瑰,又名夏音(Shine-Muscat Grape)、耀眼玫瑰,是日本果樹試驗場安芸津葡萄、柿研究部于1986年育成的一個品種。陽光玫瑰的特色和标簽就是大粒、脆肉、高糖、濃香并且還耐儲運,是日本在葡萄育種領域的一個高峰。在陽光玫瑰之後,日本又育成了不少品種,但是品質幾乎無出其右。

陽光玫瑰于2006年前後由南京農業大學通過國家948項目從日本引入中國。該品種在2015年以後成為市場熱點,根據不完全統計,近幾年來,國内育苗量可能接近8000萬株,大緻可滿足50萬畝以上建園需求。

這一品種進入中國很早,在中國默默存在了快十年,不被業内廣泛關注且不被廣大客商所知。究其原因,據李春雨教授介紹,當年引進了品種并沒有系統引進栽培技術。栽培技術不成熟,必然導緻行業專家不能公開推廣、種植者不敢貿然發展。

2015年前後,李春雨教授聯合崔海燕、唐計剛等志同道合的友人,成立中國海唐春陽光玫瑰産供銷聯盟,目的就是研究、推廣陽光玫瑰這一優秀品種。他系統翻譯了日本陽光玫瑰栽培技術的公開文獻(在此感謝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日語專業齊楊柳教授),主要在河南、安徽、江蘇等地進行了栽培驗證。中國天緣聯盟陳崇光老師在這個過程中,付出大量心血,在技術層面對整個項目作出重要,不可替代的貢獻。曆史同期甚至更早時候,廣西農科院白先進院長、南京農業大學陶建敏教授、深圳鵬城農夫車旭濤教授圍繞陽光玫瑰栽培進行了大量的科研工作,共同豐富和成熟了中國陽光玫瑰栽培技術。

在品種栽種和培育上,陽光玫瑰商品果穗是完全人工“做”出來的品種,即通過人工栽培手段,幾乎完全改變了陽光玫瑰的自然性狀。陽光玫瑰自然果基本有4到6克,但是通過栽培手段,果粒可達到8克以上,最大可以接近20克;陽光玫瑰自然果一穂可以有3~4公斤以上甚至更高,果穗呈不标準的圓錐狀。但通過大量人工進行疏花疏果,商品果穗一穂隻留60到80粒,整個果穗呈美觀的中空圓柱狀。

陽光玫瑰符合國際葡萄品種無核大粒有香味的發展方向,但是對人工要求高,基本每畝比歐亞種葡萄多投入近15個人工。因而陽光玫瑰隻能在日本韓國中國這些勞動力充足,并且有精耕細作傳統的國家才有種植。國際上智利雖然也有種植,但主要由智利的日本僑民種植的,歐美國家受人力資源限制則很少種植。李春雨教授幽默的套用歌詞,在農業生産中,向來是“技術總是簡單、執行太難”。目前中國陽光玫瑰的栽培技術基本成熟,但是由于在具體執行過程中對人工操作的精細化程度要求較高,能夠完全按照标準操作的園區數量極為有限,這是當前限制陽光玫瑰優質果供應量的主要原因。

2016年以後,全國各個葡萄産區都有種植和栽培這一品種,但由于陽光玫瑰幼果發育需要較大的溫度和濕度,成熟期則需要幹燥的天氣和較大的晝夜溫差,因此長江流域、方便灌溉的黃河三角洲(運城、渭南、三門峽等地)更适合這個品種。李教授還考察了甘肅、新疆博斯騰湖、天山北麓等地種植的陽光玫瑰,以上地域通過農業設施,大緻可滿足陽光玫瑰生産要求,但由于人工不足,大多偏向于自然栽培,商品果産量極為有限。

筆者從盒馬、天天果園、易果和百果園等這些生鮮網站上購買陽光玫瑰葡萄,價格從十幾元到三十幾元一斤不等。李教授表示,目前陽光玫瑰的價格跨度較大,2017年底進口的陽光玫瑰,一斤零售價将近1000元。可以說,陽光玫瑰當之無愧是水果中的奢侈品,也是利潤最高的葡萄。

李春雨教授認為,陽光玫瑰在中國被迅速接受,既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必然性是由于陽光玫瑰堪稱當前品質最佳的葡萄之一;偶然性是日本陽光玫瑰高端品牌“晴王”、“大地之水”進入中國後,一穗高達六七百甚至上千的售價,極大震撼市場,以緻迅速被市場關注。陽光玫瑰作為一個革命性的品種,深深改變了中國果品市場:

一、陽光玫瑰極大改變了中國葡萄種植者的生産投資意識

曾幾何時,由于葡萄鮮果供過于求,價格持續低迷。當時國内幾乎所有種植者都在投入上精打細算,以犧牲品質為代價,從省成本、高産量方面要效益。但陽光玫瑰的市場現實告訴我們,曾經的價格低迷,在根本上是我們當時生産的果品質量,沒有受到高端人士的青睐。

陽光玫瑰的市場反應教育我們,提升果品品質,通過品質要效益,是完全可行的。目前南方精品陽光玫瑰商品果銷售價格普遍在100元/斤以上,并且供不應求。這不僅說明中國高端消費市場有多麼龐大,更說明中國高端人群為了享受一口美味、健康的水果,有意願、有能力承受高昂成本。正是這一高端市場的存在,讓“精果精價”成為現實。

二、陽光玫瑰極大提高了中國葡萄種植者的栽培技術

生産陽光玫瑰精品果,對人工操作要求極高。以李春雨教授為首的海唐春聯盟,總結了近二十個陽光玫瑰生産關鍵質量控制點。李教授感慨的說,市場是最好的老師,想要征服消費者的錢包,先要征服消費者的舌頭。優質果品,是以優質栽培操作為前提的。積極提高栽培技術,通過精果實現精價,已經成為廣大陽光玫瑰種植者的自覺自發行為。

李教授明顯感覺到,當前種植者在陽光玫瑰栽培管理過程中細緻程度遠較以往、較栽培其他品種高的多,全面的多。并且在和種植者交流過程中,種植者提出的一些問題,明顯是隻有通過最細緻的生産觀察才能發現的。

三、陽光玫瑰極大改變了中國市場對葡萄的認知

陽光玫瑰将中國消費者對果品的選擇标準,從過去的過分追求外觀,逐漸導向嚴格關注品質,實現了由外觀導向到品質導向的升級。

李春雨教授半開玩笑的說,可能是由于中國在相當長的曆史時期物質匮乏的原因,中國市場更喜好果粒大的葡萄,種植者投其所好,就以犧牲品質為代價單純追求栽培大粒果。果粒過大的負面影響,可能在其他品種上表現不明顯,但是在陽光玫瑰上表現就一覽無遺:陽光玫瑰果粒大,普遍出現空心,影響口感;陽光玫瑰果粒越大,玫瑰香味越寡淡,根本體現不出陽光玫瑰的品質價值。

李教授還表示,可能受文化影響,中國人更喜歡紅色、紫色或黑的的葡萄品種,對黃色品種一般不大感冒。舉個例子,歐洲鮮食葡萄中比重最大的是黃意大利,這個品種也是脆肉濃玫瑰香,可能就是由于是黃色果粒,在中國一直沒有推廣開。

陽光玫瑰作為一個黃色果粒的品種能夠火熱至此,一定程度上也說明市場發育到一定程度後表現出的多樣性。這種市場選擇的改變,也有更多優秀的黃色葡萄品種打開了局面,比如黃意大利,中國擁有完全知識産權的瑞都香玉、玉波二号等。

陽光玫瑰也存在幾個突出問題:一是品種對栽培區有選擇性,越是高檔品種,對栽培環境的要求越高。歐洲葡萄生産國在農業區域劃分上較為明确,但是中國做的比較粗糙,果農種植的時候更是沒有這種概念,這在根本上就存在隐患;二是陽光玫瑰不需要上色,沒辦法通過外觀判定成熟度和品質,果農受效益誘惑,很容易走上高産路線,導緻品質全面下降,透支市場信任;三是陽光玫瑰品質的精華,是脆、香,但是目前市場在收購時片面強調外觀,尤其要求大果粒。而這樣舍本逐末的做法會傳遞錯誤的導向,不利于市場優勢的保持。

譚雲龍先生還介紹了陽光玫瑰目前總的種植面積和種植前景,以及他們為種植戶提供的服務。他表示,目前許多省都有大面積種植這一品種,比如雲南明年六萬産量,湖北一萬産量,湖南一萬産量還有其他小産區。雲南四月到十月底是葡萄産季,譚雲龍先生在雲南建水從事種植管理,疏花疏果和銷售服務方面的工作,以江南市場為主體,并緻力推廣“中國制造”的陽光玫瑰。在李春雨教授的幫助下,他們每年通過分享長年累積的疏果經驗,幫助農戶管理和銷售葡萄,讓大家種出中國最好的葡萄。

圖片來源:譚雲龍
2018國際果蔬報道 保留所有權利
轉載請與國際果蔬報道聯系獲得許可并注明源自國際果蔬報道

更多圖片: 
主題: 
産品: 

評論

魯秉忠
好,太給力了
陳學橋
陽光玫瑰當之無愧葡萄天王
李亞軍
陽光玫瑰葡萄口感真的好吃,我是改接葡萄大樹新品種陽光玫瑰藍寶石浪漫紅顔叢林玫瑰的嫁接工出售下半年各種砧木嫁接的葡萄苗15898224859
大海
陽光玫瑰不錯!不知有沒有發展的空間了?
孟梁玉
陽光玫瑰葡萄中的極品葡萄。

添加新評論